將蘇婉君送回房,見她沉沉睡去,他才安心地離開候府。這次來,他是翻牆進來的,候府人並未發覺。要是被外界知道,候府待嫁嫡女私會外男,那蘇婉君的名聲就要不保了。

他在她床邊留下一張字條,便匆匆離去。與雲逸安風等人會和於驛館。此刻驛館雅間內,安風與雲逸正坐在窗邊等著楚若瑜回來。見一個白色矯健身影翻身入屋內,安風才鬆了口氣。

“殿下,見到婉君妹妹了嗎?”

安風迫不及待地問道,不知她心心念唸的婉君妹妹過的好不好。

“見了。”

他長舒口氣,眼底透著無儘的落寞與悲傷。安風與雲逸都察覺到了他的異常,便已心知肚明,蘇婉君過的並不好。

“要不,我們明天去候府見見婉君妹妹吧?”

一旁的雲逸說到,眼中的擔心與憂慮不必安風少。楚若瑜搖搖頭,示意他們都下去。這一夜,他接收了太多資訊,加上連夜的趕路讓他心力憔悴。心中的感情起伏到現在還未緩過來。

雲逸與安風會意,抱手行了一禮,便輕輕關門出去了。

“我說,這殿下去了候府到底跟婉君說了什麼啊?怎麼回來神色如此異常?我可從未見過殿下這樣啊。”

雲逸說著,一隻手環抱腰間,一隻手摸著下巴,拚命思考著楚若瑜晚上發生的事情。

“我說你就不要揣測殿下和婉君的事了,婉君妹妹要嫁人,殿下必定是心裡不痛快的。而且她後日就要出嫁,怎麼方便見我們這些外客呢?”

安風淡淡說道。

雲逸擺了擺手,頓感氣氛有些凝重,他挑挑眉,壞笑道:“我說你這個男人婆啥時候嫁人啊?”

安風聽後,本來平靜的內心頓時就被雲逸點燃了怒火,這雲逸,真是一天不嘴貧就會憋瘋!她舉手重重敲了一下雲逸的腦袋。冷聲說道:“我不會嫁人的!我定會陪殿下死守疆土。直到戰死!”

她眼神堅定又專注,她與雲逸從小便被殿下所救,殿下細心栽培,讓她成為了一個可以獨當一麵的大將軍。一個可以為國守護疆土的女英雄。她的理想同殿下一樣,願意花一生去守衛疆土,保衛百姓安定。

見她眼神堅定,雲逸眼底浮現出一抹異樣的神采,他看著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“兄弟”,不知為何,每每聽到她這樣慷慨激昂地說要一輩子廝殺沙場,他心裡就會不痛快。他眼底有一絲暗暗的情愫可卻從未有人發覺……

“咳咳,好啦,時候不早了,你快早些睡吧。”

二人說罷,都回了各自房間。

翌日。

蘇婉君從床上緩緩醒來,身上已蓋好了被子。她慢慢起身,看著蓋的嚴嚴實實的被子,她明白,這是師傅蓋的,昨天發生的一切,就好像做夢一樣……

梳洗完畢後,便看到一些候府男丁抬著大大小小的禮品與各式各樣的東西進來。寒月拿著本子,跟在他們身後。

“小姐,你看,刺史與閣老又送來禮過來呢。”

蘇婉君看著一件件抬進來的瑪瑙珍珠,臉上並無任何表情,這幾日,朝廷官員貴族每日都會往候府送禮,她那小小的雅澗閣都要快放不下了。然而這些東西雖然價值千金,可對於蘇婉君來說卻是一文不值。她看都冇看,依舊對著鏡子整理著妝發。她看見了師傅留下的字條。

“若想出去走走,我在城中驛館等你。”

此刻她正認真梳理著頭髮,也許,今日是最後一次見師傅了。以後可能再也不能相見了……

“小姐,宮裡的嬤嬤來了。”

寒月又從門外進來,氣喘籲籲說到,這自家小姐結婚,累死的可是丫鬟,偏這蘇婉君就隻有一個主事丫鬟,隻能是寒月受累了。

“讓她進來吧。”

蘇婉君淡淡說到,依舊坐在鏡前。寒月卻有些疑惑,這小姐是怎麼了?往日宮中來人了,她會起身迎接的。今日怎麼一動不動呢?正想著,一位身穿藏藍色宮服的老婦人走了進來。後麵跟著的是一個穿著粉色衣裳的宮婢。宮婢手中端著五件已經縫製好的婚服。剛進來,嬤嬤便向著蘇婉君行了一禮。

“蘇姑娘,老奴這廂有禮了。”

“嬤嬤不必多禮,請起吧。”

蘇婉君淡淡說到,坐在鏡前並未轉身看她們一眼。

“蘇姑娘,皇上已命宮裡工匠製成了五件不同的婚服樣式,命老奴前來讓蘇姑娘挑選。”

說罷,身旁的宮婢便軀著身子,將五件婚服端到蘇婉君身邊。

“就第一個吧。”

蘇婉君看也冇看一眼,便脫口而出。嬤嬤有些失然,又有些驚訝,但也不敢多言,隻能恭敬道:“是。”

待她們走後,寒月才忍不住問道:“小姐,這大婚禮服你怎麼看都不看一眼啊?”

“不是嫁給自己想嫁的人,這婚服,有什麼好挑的。”

寒月聽罷趕緊捂住了蘇婉君的嘴,再往四周看看,確定冇有外人後,才鬆了口氣。

“我說小姐,這話可不能亂說啊!要掉腦袋的。”

蘇婉君滿臉淡漠,並未回答寒月的話。過了半晌她才緩緩開口道:“寒月,去給我準備馬車。”

“什麼,馬車?小姐要出門?”

寒月有些震驚,這明日就要大婚,大楚國大婚前的女子是斷斷不能出門,要不然一輩子的名節就冇有了。更何況自家小姐的腿傷還未好全呢。

“嗯,我要去見師傅。你要替我保住秘密,在候府等我回來。”

寒月聽到小姐是要去見楚若瑜,心中便已理解了。她點點頭。

“是,我這就去準備,不過小姐你可得早點回來啊。要是被老爺他們知道了,可就不好了。”

蘇婉君握著寒月的手,淺淺一笑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說罷,蘇婉君便從偏門乘坐著馬車,瞧瞧離開了候府。坊市上,往來人絡繹不絕,到處張燈結綵,好不熱鬨。連各個坊市都掛滿了紅色彩巾。連綿不絕。可見楚殷對這次大婚的重視。可蘇婉君看著這大街上的裝飾,卻是怎麼也高興不起來。她隻想快點見到師傅。

馬車車輪緩緩停住,停在了當年蘇婉君初次見楚若瑜的客棧處。一位身穿青色衣裳的女子緩慢地從馬車上下來,她緩緩走進客棧。客棧外都是接應她的王軍。

“蘇姑娘,殿下他們都在樓上,請隨我來。”